您当前的位置:太阳鸟时评  >  文教论衡
“跪拜之礼”卖点抑或噱头?
http://www.newssc.org 】 【2014-08-31 19:15 】 【来源:四川新闻网

  李振忠

  《新京报》8月31日报道:几天前,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黄震在微信朋友圈发表声明称,将放弃硕士研究生导师职务,将以众筹的方式开办私塾书院。黄震:有网友说“跪拜之礼”是不是有点封建落后,但我认为这正是出于对知识的敬畏。学生跪拜的不是老师,而是孔子等先贤,老师只是一个象征。我认为真心敬畏知识的人,能够发自内心地做到这一点。

  撇开封建的定义与意识形态,跪拜之礼能否融于法制社会?有官拆迁,百姓逼急了跪拜之,有民申冤,实在没法了对官跪拜之。而官员的形象往往是作叼烟微笑状,事后的说辞往往是微笑对访民,礼节性微笑对朋友,不知道他是受用还是不愿走出这种封建式官僚之旧梦?

  跪拜之礼,至少当下的社会形态中实属罕有,即便有,也只是着汉服上私塾课的小朋友。再有一种现象为跪洗父母脚以实施感恩教育,大约来自于羊羔跪乳,而事实上小羊绝不懂人类的跪包含着服从与孝道。它只是怎么方便怎么吃奶而已,人拿来作为孝道的证据,至少小羊是不知道被利用了。凡动物之反哺,没有听说过还有跪礼在先,三跪九叩之仪,至多是拿自己找来的食物反哺于母或父。除此之外它们并不注重繁琐的礼仪。跪礼不再,始于民国法律,被孙中山先生所废弃,不仅政府衙门不再实行跪礼开堂审问,至于民间也不再将其作为主要礼仪。时代走到今天这个时代,小朋友上私塾有跪礼的做法,也仅止于小朋友而已,成年社会,又见了几例跪拜之礼?

  新中国法律体系之中,没有跪礼的条文依据。而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之内,跪礼作为封建礼教受到批判与抵制,唯有民间私人场合父母子女之间才可能见之跪礼。此外,政府部门不需要跪礼,学校更不需要行跪礼,社会人际交流也不见跪礼。假如将跪拜之礼恢复推广于社会各界,让以跪礼为日常礼仪的私塾学生们回到社会,跪礼能否行之于人际?融之于法制社会?既然不能,何必要以跪礼为“卖点”呢?

  知识的涵义,并非专指书本知识,人类存在的历史长河中,所有口耳相传的经验是知识,技艺是知识,科学当然也是知识。文字与经传,充其量只是知识的一个分支。敬畏知识,关键在于对古往今来的知识的学习把握,而不在于跪礼。跪着学未必会有好的效果,而只有坐着学才可以使用笔墨。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他至少不是封建时代的官僚,也非衙门的衙役,当然更不是封建帝王。中国人有关于跪礼的瘾头,这不是对传统的敬畏,也不是对于知识的敬畏,而是对于封建威权的畏惧甚至恐怖。而之所以盛行于某些封建时代的私塾,其基本的心理基础,还是对威权礼仪的“拿来”。即享了帝王之礼,又有了帝王之尊,仿佛自己就是威权本身,何跪而不享呢?

  享跪拜礼者,不妨先对自己的师长父母长辈行跪礼,否则还是一个噱头。(四川新闻网太阳鸟时评)

  

编辑:徐言方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