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太阳鸟时评  >  文教论衡
高价强卖的iPad班令教育公信贬值
http://www.newssc.org 】 【2014-09-15 09:58 】 【来源:四川新闻网

  叶祝颐

  今年,广东佛山沧江中学初一新生7班至16班要成为“iPad班”,校方规定每个学生要交4000元钱买iPad,这件事引发了学生家长的争议。对此,沧江中学校长赵文林表示,之所以让学生配置iPad,是为了配合该校的一项课改,即引进“翻转课堂”教学模式。(9月14日中国广播网)

  在市场经济时代,如果说经营者向学生推销平板电脑,倒无可厚非。但是用不用平板电脑,用什么品牌的平板电脑,这是学生的私事。学生自会根据个人喜好、家庭经济实力与学习需要作出选择,任何人都不能强人所难。

  尽管沧江中学校长赵文林说,让学生配置iPad,是为了配合该校的课改,但是课改不是学校摊派高价iPad的遮羞布。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推进课改,凭什么要学生买单?对于经济殷实的家庭,给孩子买个iPad或许不是问题,但是对于经济状况不好的家庭,4000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该校要求初一新生7班至16班统一购买iPad,教育的普适性何在?何况,初一学生使用iPad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学生缺乏自制力,沉迷游戏,网聊,怎么办?

  积极推进课堂教学改革,帮助学生顺利完成九年义务教育,本是学校的责任,根本不算什么权力。退一步讲,即使教育是一种权力,传道授业解惑的学校也应该具有起码的权力避嫌意识,主动接受社会监督,自证清白。可某些学校“活学活用”,把芝麻大的教育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强制要求学生统一缴费购买iPad,而且集体采购价超过市场价,不仅与义务教育宗旨背道而驰,还容易让人产生权力寻租的联想。

  自《行政许可法》颁布执行以来,行政事业单位收费已经有了严格的管理规定与程序要求,学校以课改的名义强制初一新生统一购买超过市场价的iPad,不仅是乱收费行为,而且涉嫌出售教育公信力。在我看来,学校挟权力以销iPad,主要还是初一新生与学校在权力、地位上不对称,学生有求于学校所致。如果不使用学校统一购置的iPad,将无法完成学习任务。家长为了为了给学校留一个好印象,为了不影响孩子正常的学习、生活,即便他们心中恨得牙痒痒,也没有不按照学校的要求买iPad的选择。

  在我看来,学校之所以如此热衷与商家联姻,除了利益冲动以外,一方面在于教育乱收费情结根深蒂固,在部分学校特别是名校管理者看来,乱收费是“潜规则”,学生与家长有求于学校,为了孩子不在学校“穿小鞋”、受歧视,他们即使心里恨得牙痒痒,也敢怒不敢言。另一方面,教育乱收费问责制度虚化、弱化,也助长了教育乱收费。对乱收费的处理,通常的做法是,批评教育、退费了事,这种无关痛痒的处理办法根本不足以打破乱收费潜规则。

  正是由于有关部门对学校管理缺位,学校才敢“狮子大开口”,把学校变成创收的商场,向学生强行摊派iPad。事实上,不仅沧江中学强卖高价iPad,据媒体报道,学校各种创收套路五花八门。如,某中学克扣学生伙食费百万元,学生问作业必须打声讯电话,老师乔迁给孩子布置送礼作业,等等,不胜枚举。最近还有消息说,一班主任老师因为教师节没有收到礼物,对学生爆粗口,学生无奈凑份子给老师送礼。

  退一步讲,即便迫于舆论的压力,沧江中学最终放弃统一购买高价iPad,也不能警示乱收费者。这是因为,现在的问题是,处理乱收费似乎形成了一种习惯模式:媒体曝光,上级重视,停止收费。然后,事情平息以后,新一轮的乱收费重新上岗。目前除了停止、清退教育乱收费以外,乱收费的始作俑者被处理的消息鲜有耳闻。

  当然,在当前的教育语境下,让学校主动放弃乱收费的既得利益不现实。有关部门对此显然不能放任自流,对教育乱收费止于“水里按葫芦”式的纠正,而要着眼长远,建立健全预防机制。一方面,教育部门要下决心均衡教育资源,改变部分名校乱收费的傲慢心态;另一方面要压缩学校收费政策空间,督促各学校清理各种乱收费“土政策”,防止学校利用种种先决条件搞权力寻租,同时要建立严格的问责机制,给乱收费戴上紧箍咒,不能听任教育者摊派高价iPad伤害教育公信力。

  

编辑:徐言方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