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太阳鸟时评  >  政经观瞻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化解过剩产能要政府市场双轮驱动

2017年02月08日 10:22:51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王付永 编辑:王晓勇

产能过剩企业就像爬行的蜗牛,拖慢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速度,让它们轻装前进,必须对产能过剩“亮剑”。颜庆雄 作

  时势专论

  编者按

  去产能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是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去年底,中央严肃查处江苏、河北两起钢企违法违规事件,因对过剩产能处理不力,从副省长到基层干部,100多人被问责。事实上,过剩产能问题已经严重威胁到经济的健康发展,那么过剩产能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其调节的关键在哪里、难点在何处,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预防过剩产能的出现,本报邀请专家对此进行讨论。

  嘉宾

  黄元 中央编译局中国现实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志彪 南京大学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主持人

  本报评论员 王付永

  产能过剩不仅是个经济问题

  主持人:去产能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处在一种什么样的地位?有学者认为,去产能是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关键所在,您又是怎么看待的?

  刘志彪:虽然去产能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处在一种极其重要的地位,但我并不认为去产能就是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关键所在。原因之一,去产能只能是中国经济运行中阶段性、经常性的任务,供求结构调整大致均衡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投资和误差的累积,又会出现新的供求失衡,又要进行新的调整。原因之二,去产能只是中国经济转型中的一个具体任务而已,转型还面临着一系列其他更加艰巨的困难和任务,如建设创新驱动型国家,建立有为、有限、有效的政府,完善要素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等;三是从导致产能严重过剩的根源看,如果能放手让市场发挥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则会大大减少这种产能累积性误差。实践中僵尸企业为什么长期僵而不死,还继续戴着“呼吸机”“输氧管”,是因为政府与企业尤其是部分国有企业之间长期存在着“软预算约束”。这些企业虽包袱重重,甚至遭遇财务困境,却能借助外部救济能够“保留一口气”。破除这种软约束,才是发挥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的关键,才是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关键所在。

  黄元:我认为去产能是中国经济成功转型的关键所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过剩产能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从过剩产能的形成来看,原因是复杂的,有经济方面的原因,也有包括社会的、政府层面等方方面面的原因。过剩产能问题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三十多年来,在经济、社会快速增长的过程中累积而成。所有矛盾和问题的积累最终体现到过剩产能这个经济现象上。

  坚决破除地方保护主义

  主持人:前些时候,国务院派出两个调查组分赴河北和江苏,就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中个别企业存在的顶风违法违规行为展开调查。这表明,个别地区存在着既得利益者对去产能政策的阳奉阴违。淘汰过剩产能,关键在哪里?

  刘志彪:去年5月,中央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发文指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称在去产能、处置僵尸企业中,该“断奶”的就“断奶”,该断贷的就断贷,坚决拔掉“输液管”和“呼吸机”。在实践中,为什么奶难断、“输液管”和“呼吸机”拔不掉?长期存在的“软预算约束”当然是本质。水泥、钢铁等重化工产业是很多地方政府GDP、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也是解决就业问题的主要力量,去产能就像去了他们的“心头肉”,所以淘汰过剩产能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

  在短缺经济条件下,扩张产能需要利用产业政策。现在去产能,政策工具就应该转换为运用竞争政策。竞争政策保护竞争而不是竞争者,它为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由此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和创造力。具体可以通过鼓励企业间的收购兼并去消灭僵尸企业;也可以在竞争中让它们自定生死,实现市场自动出清。当下的政策取向,要鼓励前者,把对产能过剩的企业的补贴,转为对兼并重组方优势企业的补贴;对某些产业重点扶持的政策,也应该由对产能的补助,转变为对消费者和用户的补贴,以培育市场需求、扩大市场竞争。另外,可以通过建立产能竞争标准,去淘汰落后产能。这是在去产能中减少行政干预的好做法。落后产能主要有三种:在技术层面,指以落后技术和工艺装备为基础的生产能力;在市场层面,指丧失了竞争力的生产能力;在政策层面,指高耗能、高污染、质量不达标、有安全隐患的生产能力。这样,对前两类落后产能,应该全部交给企业和市场调节。而对第三种落后产能,政府应通过提高环保、能耗、质量、标准、安全等各种准入门槛来完成淘汰目标,加强规则意识,减少计划意识;加强选择意识,减少指令意识。这是良性产能治理的要件。

  黄元: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是产能过剩的体制性原因,表现在政府干预投资和经济增长的能力过强,地方间形成恶性投资竞争,使产能扩张难以抑制。无论是属于高耗能的电解铝、钢铁制造,还是光伏太阳能,以及造船和钢铁业中高端产品的硅钢,均被业界认为“产能过剩”,而这背后都或多或少有着政府的影子。以钢铁为例,在我国钢企面前,“市场的手”几乎不起作用,其中的关键因素就是,钢铁企业是各地的纳税和就业大户。地方政府通常还会阻碍大型钢企对本地中小钢企的收购,因为谁都不愿让“钱袋子”旁落他人手中,于是,落后的产能始终难以升级。有地方政府的保护,代表落后产能的中小钢企面对产能严重过剩的压力,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发红火。

 [1]  [2下一页 尾页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