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太阳鸟时评  >  政经观瞻
乐天为萨德让地的幕后交易:政经勾结是韩国传统
http://www.newssc.org 】 【2017-03-02 10:3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摘要:去年7月8日,美韩宣布在韩部署“萨德”;11月,韩国国防部与乐天集团初步谈妥换地事宜。双方原定于今年1月正式签署协议,但乐天方面由于担心在华业务受到负面影响,一度态度消极。然而,乐天集团为何却又在2月底下定决心签署协议?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交易?

  2月28日,韩国国防部与韩国乐天集团正式签署换地协议,用位于京畿道南杨州市一块6.7万平方米的军用土地换取面积为148万平方米的星州高尔夫球场,作为“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地,预计今年5至7月完成部署。

  去年7月8日,美韩宣布在韩部署“萨德”;11月,韩国国防部与乐天集团初步谈妥换地事宜。双方原定于今年1月正式签署协议,但乐天方面由于担心在华业务受到负面影响,一度态度消极。然而,乐天集团为何却又在2月底下定决心签署协议?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交易?

  乐天集团近年来丑闻缠身

  乐天集团早在1948年创立于日本,创始人是旅日韩国人辛格浩(日本名:重光武雄)。日韩两国建交后,乐天开始进入韩国市场,随后发展成为业务规模远超日本的大型财团。以乐天集团2015年的销售额为例,韩国乐天占据了9成以上。经过多年发展,乐天集团已经成为总部位于首尔,业务内容涵盖零售、食品、旅游、房地产、石化等多个领域,业务范围遍布17个国家的大型跨国企业。自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到2015年12月,乐天集团各部门已在中国内地24个省份和直辖市开展业务。仅零售领域就有5家百货店、100家大型超市。

  2011年,辛格浩次子辛东彬就任乐天集团会长,成为第二代掌门人。2015年,乐天集团高层发生家庭争夺经营权的内斗,辛格浩长子辛东主被解除日本乐天副会长职务,脱离了经营阵营。辛东彬面对韩国舆论“韩语说得太差”、“戴着韩国面具的日本企业”等质疑,明确表示“乐天是韩国企业”。

  2016年8月20日,辛东彬抵达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腐败调查。韩国首尔检察机构怀疑乐天集团高层管理人员涉嫌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侵占公款、营私舞弊以及行贿,规模约3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8亿元)。随后,乐天集团副会长李仁源被发现自杀身亡,死于原定接受检方刑事调查的数小时之前。

  近年来,乐天集团被指控多项金融相关罪名,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政经勾结”的韩国文化传统

  韩国总统朴槿惠是否最终遭弹劾下野,未来两周内将见分晓。2月28日,负责调查总统亲信干政案的独立检查组表示,将对李在镕等5名三星高管提起公诉。李在镕除了涉嫌向总统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行贿外,被控诉的罪名还包括涉嫌在国会听证会上作伪证。据悉,李在镕行贿规模达4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由于独检组集中精力调查三星耗时较多,因此SK和乐天等其他大财阀向朴槿惠方面行贿的嫌疑将移交检察机构侦办。

  在韩国,像三星、现代、LG、SK、乐天等由家族企业发展起来的集团公司,是国民经济的支柱,这些企业贡献了韩国50%以上的GDP。有分析认为,韩国经济就是财阀经济。

  韩国的几大财阀在国家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和政府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战后,韩国政府选择将少数资本集中起来,挑选能干的企业家,发展国民经济中最迫切需要的产业,并向其提供美元外汇。上世纪60年代,朴正熙上台,他希望扩大出口,并且以大企业为中心尽快实现工业化,因此继续向大企业提供外汇和低息贷款。对于需要大量投资的产业,政府还制定了准入门槛,确保已经进入企业的垄断地位。可以说财阀的诞生及发展是“政经勾结”的产物。

  此外,财阀家族在企业继承的过程中,经常通过各种方法规避继承税,引发了韩国民众的不满。而且,财阀家庭子女间通过联姻,编织起了一张联结韩国经济界、政治界、法律界和媒体界的巨大的上层社会关系网,成为左右韩国政府的幕后力量。政府有时也不得不想办法对其采取限制措施。

  总统亲信干政案独立检查组公布的消息显示:2013年8月28日,朴槿惠邀请韩国主要企业集团总裁到青瓦台共进午餐。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现代汽车会长郑梦九、LG集团会长具本茂、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等人士应邀出席了午餐会。

  朴槿惠和李在镕2014年9月、2015年7月、2016年2月有过3次单独面谈。独检组认为朴槿惠借面谈之机要求李在镕向崔顺实提供资金支持,并以此为代价帮助李在镕实现经营权继承。

  2016年2月,朴槿惠分别和SK集团会长崔泰源和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单独面谈。此后SK集团和乐天集团向崔顺实实际控制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分别捐出11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763万元)和49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86万元)。韩国检方怀疑乐天和SK以此为代价换取在首尔市区的免税经营权。

  韩国民间经济团体“全国经济人联合会”于2月24日上午召开第56届全体例会,推举GS集团会长许昌秀为第36届主席。本应在2月底卸任的许昌秀为挽救该会免于陷入总统亲信干政案危机,决定留任。他承诺,留任后,将首先从制度上杜绝官商互傍、政经勾结,顶住外来的压力。

  韩国国内反对部署“萨德”声高

  韩国为何急于部署“萨德”?除了美国的压力外,还因为朴槿惠遭弹劾目前去留未卜,而下一届总统候选人中,多数人表示反对“萨德”入韩。

  2016年12月15日,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宣布竞选韩国总统时称:“在当前政治形势下部署‘萨德’系统并不合适,部署问题应推迟至下届总统任内处理,应以外交手段推动重新考虑部署‘萨德’。”

  现在人气排名第二、1月22日正式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也表示,仓促部署“萨德”简直愚蠢。此外,城南市长李在明在京畿道高阳市重申,坚决要求撤回可能导致韩国经济破产的“萨德”部署决定。首尔市长朴元淳1月22日在大邱说,部署“萨德”不仅不能保护首都圈等人口最密集地域,且将招致中国报复,因此坚决反对。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2月3日访韩时与韩国防长韩民求在记者会上宣称,将在“今年年底前”部署“萨德”。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美韩两国在事前工作协商和正式会谈时一致认为,应在韩国新政府上台前将“萨德”部署完毕。

  朴槿惠2月27日在最后一次弹劾庭审上,通过书面全盘否认了弹劾指控。此前,她在1月25日接受《韩国经济》报社采访时,就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表示,如果推翻此前决定,韩国就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可见,朴槿惠铁定了心要部署“萨德”。

  如果朴槿惠最终免遭弹劾下台,那么她的任期将于今年12月结束,部署“萨德”问题需要尽快处理。如果弹劾成功,下一届政府最早将于5月产生,抓紧最后关头让“萨德”落地生根,剩下的残局留待下届政府解决。因此,部署“萨德”迫在眉睫。

  本报北京3月1日电

[ 编辑:王梅芳]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