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太阳鸟时评  >  社会观察
评论:新京报 这次你掉了底线
http://www.newssc.org 】 【2017-03-17 16:17】 【来源:四川新闻网
推荐阅读

  昨天,新京报关于“成都交警打死肇事司机”的报道,再次成功吸睛。不过,反响并非掌声一片,而是一轮轮群情激昂的怒怼。于是,新京报将这条报道从官网和官微上删除了。不得不说,这次,自号“微博3.15权益大使”的新京报,底线掉了。

  好在有视频有真相。视频共有三段。第一段视频中,一辆白色轿车疯狂冲卡,相继撞倒一名交警和两名路人后,再撞到道路隔离栏停下。第二段视频中,交警对嫌犯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嫌犯反抗,交警使用了伸缩警棍。第三段视频中,嫌犯躺在路边,医护人员正在抢救。

  从视频里不难看到,肇事司机不仅疯狂冲卡,而且恶意伤人,可以说主观恶意巨大,行为恶劣,对社会危害性大。这样的事件,完全不能用简单的交通肇事来论定,而是涉嫌危害公共安全以及故意人身伤害。警察对其制服,必须,且必要。至于肇事司机死因,以及警察执法是否过当,自有相关部门根据调查得出结论。在客观结论还未出来之前,可以监督、可以督促。但是,新京报这篇题为《成都一轿车撞倒交警及路人司机 被执法交警击打后死亡》报道传递的信息却是:一个司机普通交通肇事,随即被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打死。报道对嫌犯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只字不提,对嫌犯拒捕只字不提,自称采访了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分局、成都市交管局第一分局,却将“伸缩警棍”这一执法标配警械称为“棍形物”,而且还粗暴直接地自行断案定性,称“司机被执法交警击打后死亡”。

  报道虽然删了,但恶劣影响仍在。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在涉警话题敏感的时下,这样的报道,也许点击量是巨大的,但对警民关系的伤害也是巨大的。不仅歪曲了事实,而且放大了对立情绪,激化了社会矛盾。在变化的舆论格局和复杂的社会心态下,本应担当理性“守夜人”的媒体,却冲出来成了社会不良情绪的推手。

  好在吃瓜群众对“瓜”还是有鉴别力的:“媒体什么时候可以自行断案了?”“既然在调查中,新京报又凭什么说交警打死这样的肯定语气!”有批评:“你@新京报 这样做污染了整个媒体行业,良心何在?”有支持交警的:“警察在合法的情形下还是要敢于出手,不然病猫式的执法机构伤的还是普罗大众!” 而且,值得表扬的是,这次成都武侯警方的警情通报也很及时。15日,“平安武侯”就详细披露了案发时间地点与伤亡情况;16日,又有详情跟进:事件中一名交警和一名路人骨折,另一名路人颅骨骨折,还未脱离生命危险,嫌犯死亡;嫌犯无牌,冲卡,曾被刑事处罚。而且,警方已经把这起事件定性为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在媒体的笔头生花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成为一个“公共事件”,这本身就值得每个媒体人思考。身处互联网时代,在“时间为王”的舆论矩阵中,媒体如何坚持守真、依法的底线?在信息传播碎片化的网络环境下,媒体如何发挥职业精神、提升专业能力,让理性的声音得以突围?在热点事件与社会情绪的双重互动中,媒体如何坚守客观立场、秉持客观态度,在还原事情真相、给出事实的同时疏导情绪、凝聚大众共识?

  眼下,事情又有了新进展。17日,朋友圈里很多人转发一篇新京报有关人士的“我所了解的成都冲卡致死伤事件风波”文章。这篇文章承认该报道“发布草率”,“导语和标题表述不当”,但却不承认报道误导“警察打死人”,也未向背锅的成都交警道歉。而且,文章把吃瓜群众的普遍愤怒理解为“相关群体意见”,并认为很多批评意见是“借此事渲染,混淆视听,抹黑媒体,破坏了媒体生态。”反思不足当然是媒体人应该具有的态度。但是,报道有没有误导?对报道的怒怼是社会普遍共识还是只是“相关群体意见”?是这篇报道破坏了社会生态,还是报道引发的批评破坏了媒体生态?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

  眼下,互联网传播已经步入微信、微博、移动客户端“三英战吕布”的“双微一端”时代,“点击量”似乎成了衡量一家媒体是否成功的核心标志。但是,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互联网传播依然要恪守法治原则。任何时代,没有正确价值观的传播都是不良挑动,缺乏真实性的新闻都等同于造谣。(作者/文今)

[作者:文今 编辑:覃贻花]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