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住网文抄袭歪风需多方“齐用力”

2017年06月15日 10:05:57 来源:四川新闻网
作者:刘天放 编辑:王梅芳

  这几年,网络文学的圈子并不平静。多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播出后,原著却陷入了“抄袭”质疑。从《花千骨》到《锦绣未央》,到刚刚播出数集的《楚乔传》都是如此。近年来,一些网络文学作品不仅被改编为影视剧,还有的被开发为网游等,推出一系列衍生品,因而被称之为“超级大IP”。但遗憾的是,其中不少网文IP改编的影视剧热播后,却相继陷入“抄袭”风波。(6月14日中国新闻网)

  网络文学抄袭风不断蔓延,且愈演愈烈,已成为网络文学的一块“硬伤”。网络文学与传统意义上的文学作品存在一些不同。虽然也有不少优秀的网文,但必须承认,网络文学门槛较低,追求的是速度快、吸引眼球的商业效益。流水线般的创作特点、快速致富的可能,就使有些写手不惜采取抄袭手段东拼西凑。而由此产生的作品却高度雷同,缺乏新意,有些甚至根本没有多少文学性可言。

  网络写手们抄袭的动力源于短期利益,却对网络文学的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试想,如果靠抄袭就能赚钱,还有多少人会静下心来,伏案全身心搞创作?看到别人靠抄袭赚到钱甚至大钱,有“趋利避害”之心的人就会蠢蠢欲动,不再去点灯熬夜,苦苦构思,靠原创取胜。如此,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向“复制、粘贴”的行列,使踏实地走在原创道路上的人变少。这样,网络文学势必走向歧途,也必将令网络文学永远走不出令人“看轻”的尴尬。

  抄袭可耻,这人人皆知,遗憾的是,如果真遇到了抄袭,即便是靠法律手段解决,其过程也漫长。3年前,当年76岁的琼瑶阿姨状告于正抄袭侵权的那个案子,曾轰动娱乐圈儿乃至全社会。虽然琼瑶最终告赢了,但耗时漫长,使琼瑶身心疲惫。对于她这样的名人来说打赢抄袭官司尚如此艰难,对普通人来说,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于正的辩护律师那句话极其发人深思:“你说的没错,我们的著作权法就是不保护内容的、我们的著作权法就是悲哀的、悲哀的著作权法就是不保护内容的。”

  于正的律师这句话说到了网络文学维权之难的“痛点”。目前,在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下,网络文学抄袭更加隐蔽,不少都能做到如何巧妙地规避法律保护知识产权的程度。抄袭软件的大行其道,使原创被打碎、组合、加工、制作成为可能,且这样的网文更加难以辨别。更糟糕的是,想走诉讼程序,维权成本很高。琼瑶告于正案,从2014年开庭到结束,共耗时19个月,还要承担败诉风险。这对一般草根原创作者来说,这样的官司根本打不起。

  即便告赢了,对抄袭者来说,赔偿的数额与其赚的钱相比,用“九牛之一毛”形容都不为过。何况,这类案件判原告胜诉的也不算多,因为界定“抄袭”十分困难。正如被采访的律师所言,“抄袭”在法律上通常是指未经许可使用他人作品或者剽窃他人作品,但怎么使用、使用到何种程度算侵权?《著作权法》并没有列出具体指标,一般有赖于法院根据个案具体情况进行界定。

  网络作品是新兴事物,吸引了一大批读者,同时塑造了新的商业模式,如不能得到健康发展,就会给整个行业乃至社会带来负能量。而要想刹住网文抄袭的歪风,单靠个人的道德自觉肯定不行。提高违法成本是一方面,写作者人人提高维权意识;另一方面,一旦抄袭者被揪出,就要受到全社会的强烈谴责,令其处处受阻,使其无法再从业,即从法律、共识、自律等多方“齐用力”,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扭转抄袭者总是占便宜的局面。

  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守住初心,使“网文”创作始终走在正途,是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要想交出合格答卷,我们仍有很多事情要做。(刘天放)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