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投资需有长远眼光

2017年06月16日 09:38:41 来源:华西都市报
李晓亮 编辑:邱令璐

  拆迁的故事,特别是大城市城中村改造工程,很多都是充满坎坷,一波三折的。可凡事也有例外,比如这条“广州一村民拆迁分得10多套房:相信能租出好价钱”。(南方都市报)

  这又是典型的“拆迁致富”故事。广州番禺区仅用3个月,就完成了曾边村1521人、1016间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签约工作,是广州近年来较顺利的拆迁项目。这种效率和满意度,可能在全国同等城市中都算佼佼者吧。

  这是一个市场和政府都起到充分作用的案例,民众受惠,城市革新,多边共赢。而同一天,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还有个令人神伤的反例,读来却让人唏嘘不已:“两败俱伤的旅游扶贫:投资刚来,村民就坐地起价”。

  和沿海大城市的“完满收官”不同,这个边陲山村的类似故事,却走向黯然晦涩,无人获利的悲哀结局——故事主角是贵州黔西南兴仁县的塘山村。和许多山区贫困村一样,此地风景秀美,得天独厚,有溶洞、天坑、温泉和喀斯特山群。终于有老板拟投资建景区之后,却遭村民坐地起价,最终搅黄生意。

  征地补偿价没谈拢,老板撤资,不欢而散,两败俱伤。一个都已进入合同规划的投资项目,或可能是近期当地脱贫的绝佳之径,就这么在眼前开了个缝,露了点曙光后,轰然关闭。已经斗志昂扬,准备大干一场的村民,四年间都没走出这个合作失利的阴影。

  合则两利,斗则两伤。道理其实都懂,为何最终僵持不下,未能善终?真的只怪村民见识短浅么?似乎都不全是。“短视”是直接原因,但却是多方面的。合作不成根本原因在于,这个项目投资时机和前期系统准备上的不足。

  先说定义,这个村支书跑细腿才拉来的投资,并非单纯社会投资,有点儿村级招商引资、对口扶贫的意思。两头都占,但又都不纯粹。既然是和村里合作,是村里一号扶贫工程,就该有更大范围的政府性介入和支持,如全体动员,深入宣讲,政策优惠战略合作等。不该从始至终一个村干部和几个热心村民忙前忙后。

  如果说要有长期眼光,既然当地有地理优势,扶贫开发,就该站得更高,可以将相邻地域景区整合包装营销,多层次合作共赢,而不是如今隔壁村之间还激烈竞争。引资方面,也该政府更多出力;地方合作上,先为民众观念扫盲。如此,不管是输血造血,扶贫投资都能落到实处,而不会出现此前那种像小孩吐奶一样,一边输血一边吐血的拆台式招商。而这显然需要地方通盘考量谋划,让投资方和民众都心安,最终才会互惠共赢发展。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