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让学生擦车是“师生关系畸形化”

2018年01月18日 16:00:25 来源:四川新闻网
作者 王军荣 编辑:蔡晓慧

  2017年12月25日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系在读博士研究生杨宝德生在西安灞河溺亡。其女友在网上发表了题为《名校博士不堪导师奴役自杀身亡,导师冷漠无情不闻不问》的文章。杨宝德博士期间换了导师,成为一位周姓教授的学生。除了陪吃饭、挡酒以外,记者获得的聊天记录显示,周教授对杨宝德明确提及或暗示的要求还包括: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1月17日《中国青年报》)

  一个寒门博士,本该成为励志的榜样,没想到的是,学业还未完成,竟然走上了自寻短见之路,这是令人惋惜的事。诚然,一个在读博士生的自杀,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从记者的了解中发现,博士生竟然沦为导师的“保姆”,竟然为导师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甚至不搞科研“在导师家擦车”,这实在令人惊讶,可这难道是个别现象吗?

  作为学生,哪怕是读到博士,对自己的老师也应该尊重,这是最起码的尊师之道,不过,老师却不能将学生当作“保姆”,当作雇工,随意支使,这是滥用职权的表现。有的老师误认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老师的可以随意支配学生,让学生为其干私活,可以让学生成为“私人秘书”,公私不分,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这种心安理得的做法显然是不对的。学生跟从导师,学的是学术方面的,是知识方面的,更是做人方面的,这不能涉及到干私活,做到老师家中的私事,这已经是越界了。或许有的学生和老师关系极好,主动到老师家中帮忙做些私事,即便是学生主动,老师也应该拒绝,更何况是明确让学生到家中做私事,这不是老师该做的。

  现在无法定论这位博士的死一定和为导师干私活有关,但也不能说就没有任何的关系。毕竟在这位博士生前,曾经为此感到痛苦,觉得失掉了活着的尊严。

  有多少老师让学生为其干私活?恐怕数不清楚,许多研究生叫导师叫的是“老板”,自然是把自己当“员工”了。老板叫做什么员工就得听从。对于这种畸形的师生关系,大学拿什么去纠正?师生关系应该是正常的,老师让学生做事要有一定的权力边界,有一定的公私之分,这需要大学建立起监控体系,并且配之于问责和惩罚措施,对于将学生当作“雇工”的老师要给予严厉的处罚。

  一个博士的死不能就这样悄无声息,该成为纠正大学畸形师生关系的契机。(王军荣)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