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洁员的委屈是劳动者不合理待遇的缩影

2018年04月04日 11:43:53 来源:四川新闻网
作者 吴云青 编辑:蔡晓慧

  近日网友爆料,西安有保洁员因在其清洁区域发现的烟头超过指标,连续两天被处罚几十元,在路边向市民哭诉。视频中有两位保洁员,一位说“从早上到现在,我连一口水都没喝”,另一位表示刚到岗就被罚了50元。

  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出这则新闻,4个多小时就有了2000条同情满满的留言,其中不少人责怪随地丢烟头的人,说“你们丢掉的是保洁员的血汗钱”。随地丢烟头当然不文明,但地上就算没有烟头,还有落叶,还有“以克论净”的尘土,西北风一刮,照样罚得你想哭。所以,让保洁员陷入委屈境地的“罪魁祸首”不是烟头,而是有问题的劳资制度。

  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处罚规则不合理:标准太随意,且罚额与薪资水平不对等。据报道当地各个辖区对烟头处罚的标准不一,有的罚几百,还有的并未罚。根据现行法律,用人单位无权随便扣除员工基本工资,虽在合同具体约定的情况下可以扣除浮动绩效工资,但也有很多条件,比如员工给单位造成了经济损失,扣除后也不能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保洁员的工资只有2000元出头,随随便便被罚几百元,给人家钟点房的待遇,却要求五星级酒店的工作标准,即使低空飞过最低工资标准线,也难言合理。

  第二个是更深层次的问题:薪资水平与劳动强度不对等。过去有人认为体力劳动门槛低,所以收入低很正常,这种现象其实正在改变,看看家政市场就知道了。保洁员的工资低并不是市场决定的,背后有着垄断定价的影子,被以编制区分的用工双轨制等顽固力量压制着。露天作业的大多数保洁员在用人单位面前是绝对的弱势群体,几乎没有任何博弈能力,而这种弱势不仅仅属于保洁员,也属于很多行业的底层、一线劳动者,使得劳动法规定的同工同酬原则实际上并没有实现。许多人遭受着或轻或重的不公正、不合理待遇却无力反对,只是痛感可能没有保洁员那么强烈。

  保洁员不是第一次因待遇问题上新闻,如果舆论同情不能化为纠正问题的动力,类似新闻无论出现多少次,保洁员的境况也难有多大改变。或许十几年后智能扫地机就普及了,当这批保洁员退出工作场地,像现在这样起早贪黑拿低工资的问题将成为历史,但这绝不表示今天我们不必努力为他们争取更公正合理的待遇。仅就上述问题来说,如果用工双轨制和用人单位垄断定价的局面短时间内实在太难破冰,政府部门、社会力量至少应该聚力改掉那些相对并不难改的问题,比如随意的、不合理的处罚规则。

  保洁员的委屈,是广大劳动者在缺乏博弈能力时遭受不公正、不合理待遇的一个缩影。为劳动者争取公正合理待遇必然是一条漫漫长路,相关劳动法规的落实、协商制度和权利保障制度的完善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很难想象“果实”何时才能“瓜熟蒂落”。今天为保洁员鼓与呼,与你我其实都有关系。(作者 吴云青)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