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尬厕,尬厕” 到底尴尬了谁?

2018年06月25日 14:30:45 来源:四川新闻网
姚天 编辑:邱令璐

  农村厕所改造是民生大计,因为涉及范围广,因此也被舆论称之为“厕所革命”。农村厕改是最贴近基层老百姓生活的一项工作。但在太原市娄烦县内,部分房前屋后的农村厕所却成了露天“尬厕”。当地政府厕改成了“半拉子”工程,没有围墙和屋顶,白色的蹲便器在阳光下反而格外显眼。钱花了,工程没到位,这露天厕所一搁置就是两三年,让当地村民如厕只能“打游击”,甚是尴尬。

  当初听说政府要统一建设新厕所,很多村民早已拆掉了自己家的旧厕,可如今面对尴尬的露天厕所,那么近,又那么“远”。为避免尴尬,村民们大小便只能东躲西藏。如厕是人最自然的权利,也是人生活最隐私的一部分,而娄烦县的“半拉子”工程,真的给村民造成了极大的“烦”恼。娄烦尬厕之“烦”,在长达两三年的时间内,得不到解决,政府失察失责不可推卸。“尬厕”造成的原因,笔者认为至少有这么三点:

  官僚主义,某些干部正面临脱离群众的危险。厕所,人每天都离不开。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人离不开的场所,却“尴尬”了两三年之久。由此可见,脱离群众的现象在当地是明显存在的。自家的厕所坏了,相信都会立马修理。而群众的尬厕露天,却置之不理。体现了某些相关的干部,下基层少、走访群众少,不想群众所想,未急群众所急。自己如厕不必去“尬厕”,难道就高枕无忧了?这是典型的脱离群众的表现。

  作风浮夸,谋事不实,做事不严谨不科学。据媒体报道,在娄烦县的一些村子内,厕所修建的地点和数量也备受质疑。一些村民家门口就有三四个蹲坑,甚至20来户人“共享”八九十个蹲坑。而且有些地点还在废屋前、山沟无人区里。难道给人民厕改,就未曾参考过老百姓的意见吗?这不得不让人咋舌。如此浮夸的作风,不严谨的工作风格,究竟是因为什么?是冲着谋国家补贴而去?还是出于“一言堂”、“拍脑袋”的决定?这些疑问有待进一步解答。

  “事不关己,就不处理”,这是干部党性的缺失,是为人民服务精神的缺失。相关领导干部,如厕方便时,是否也会想起那些“憋不住了”却只能在山沟沟里东躲西藏的群众呢?党员干部不能推己及人,不能急群众之所急,时隔两三年没有行动,经媒体曝光之后又紧急进行表态。这就是党性的缺失,是主动谋事之心的缺失。在扶贫攻坚的大背景下,民生问题并非解决不了,而工作被动、“不被敲打就不动”的工作恶习,才是“尬厕”事件暴露出的严峻问题。

  “尬厕,尬厕”到底尴尬了谁?我想尴尬的并非那些群众。真正该尴尬、该红脸害臊的的,是那些谋事不实、党性缺失、决策浮夸、作风官僚的干部们。(姚天)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