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改“姥姥”缺乏文化敬畏

2018年06月26日 10:29:12 来源:四川新闻网
朱丹 编辑:邱令璐

  日前,小学教材外婆改成姥姥一词引发热议。有网友爆料说上海小学二年级语文书第24课《打碗碗花》将原文的“外婆”全部改成了“姥姥”。然而搜索这篇课文的原文却发现全篇都是“外婆”。(6月24日《北京青年报》)

  对于这种改动,上海市教委针对这一问题的答复,也许可以找到原因,上海市回复的内容称“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而“外婆、外公”属于方言。也许正是在这种认知下,才有了这次的改动,这种改动不仅是对公众和学生的误导,也缺乏文化敬畏。

  首先,外婆和姥姥到底谁是方言,谁是普通话词汇,并没有确切的定论,在现实生活中,外婆和姥姥都是对母亲的母亲的一种称呼,只是因为地域的不同,这种称呼出现了差异,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是十分常见的,比如北方的红薯,南方的地瓜,北方的馍馍,南方的馒头等等,虽然称呼不一样,但是指代都是同一个身份,是语言是多样化和丰富性的体现,这并没有任何问题。外婆和姥姥也是这样,就字面理解,外婆也比姥姥的称呼更能准确地表达对方的身份,外婆或姥姥都是对母亲的母亲的称呼,也就是对外祖母的称呼,所谓外祖母,也就是一种外戚的关系,是母族一系的亲戚,既然是外戚,用外婆这样的称呼,自然更加清晰和精准,因此,从字面上解释,外婆也比姥姥更加贴切和准确。

  再者,别说外婆不是方言,即便是,在教材中出现这样的方言不是很正常的吗?很多著名的作品里面都涉及到方言,比如鲁迅的《孔乙己》、朱自清的《背影》等作品中,都存在一些方言的叫法。作为教材,本身就担负着文化传播的功能,本应兼收并蓄,呈现出我国语言文化的多样性,展现教材的丰富性,怎能排斥方言,将外婆视为方言,并且粗暴地修改删除?这不仅是对我国汉语言的一种伤害,也是对学生的一种误导,更是缺乏文化敬畏的一种体现。实在多此一举。久而久之导致的直接危害就是,学生只知道姥姥,却不知道外婆,不知道我国语言文化的深奥和博大,也缺乏文化包容,这显然不是教材应该展现的功效。

  因此,外婆改成姥姥,改变的不只是称呼,更是一种粗暴和狭隘的地方文化保护,是对中国汉语文化的伤害,也是缺乏文化包容和文化敬畏的体现。这种行为值得警惕,需要采取措施,加以遏制和改正。作为教材,任何改动,都应该考虑到教育后果,做到谨小慎微,经过详细科学的论证。与其改动称呼,不如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去解释外祖母的称呼,讲述南北文化差异,对南北不同的称呼加以陈述,让学生知晓对外祖母的称呼,除了“姥姥”,还可以叫“外婆”,从中认识汉语文化的多样性、丰富性,树立文化包容意识,而不是顾此失彼、粗暴地删除“外婆”。(朱丹)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