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当构建“终身责任制”

2019年06月11日 11:17:22 来源:四川新闻网
邓海建 编辑:邱令璐

  今年,严苛的论文查重率让很多应届毕业生“瑟瑟发抖”。据调查,部分学校的毕业论文“查重率”从原来的30%以内降低到20%,更严格的甚至降到了8%以下。此外,还有学校增加了重审环节,即对已毕业学生的毕业论文进行质量跟踪监控,一旦被查出高于查重率,将直接取消学位证书与毕业证书。(6月10日法制日报)

  论文作假,一票否决。这大概是中国高等教育“严出时代”悄然而至的信号之一。早在去年,教育部便印发了《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 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简称“新时代高教40条”。随后,清考取消了、“水课”挤干了、论文更严了、毕业更紧了……考个好大学就能睡大觉的迷梦,这两年已经陆续惊醒了更多“梦中人”。

  论文是学术之本。无论是做学生的、还是做老师的,恐怕都没有理由在这个底线问题上“揣着明白装糊涂”。白纸黑字、存档留念,想抵赖也抵赖不了。2019年,翟天临“不知知网”事件加速了学术不端的系统性整治——2月22日,教育部公布2019年工作要点,强调要开展硕士博士学位论文抽检等工作;2月27日,教育部发文要求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考试招生及培养管理工作,对学位论文作假行为露头即查、一查到底、有责必究、绝不姑息,实现“零容忍”;4月2日,教育部在官网公布《教育部2019年部门预算》称,2019年学位论文抽检预算为800万元……毫无疑问,高校论文正在构建铜墙铁壁的“净化”制度,“复制黏贴”的学术论文正在成为强光灯下的“纸老虎”。

  这当然是宜早不宜迟的事情。学术论文一头链接着文风学风、一头链接着学术科研,如果水分太多、泡沫太重,科技自立或者核心技术恐怕都要成为黄粱美梦。此前,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布的《2018年科学与工程指标》报告引起广泛关注。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发表学术论文42.6万份,首次超过美国(40.9万份),成为全球第一。不过,这几年有关论文造假、学术不端的例子,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都叫人分外尴尬而愤懑。从论文大国走向论文强国,不是靠道德教化就能立地成佛的,最关键的还是监管、无缝的监管,让作奸犯科者付出沉痛代价、让潜心学问者获得制度赞赏,良好的学术生态建立健全起来,论文上的“生意链”才不会充斥在社交APP或网商平台。

  于此而言,学术论文当构建“终身责任制”。一是因为抽检总是有概率的,不收手、不收敛的学术不端不可能自动纠偏;二是诸多论文造假有赖“同业监督”,毕竟这是较为专业的事情。如果只在毕业季有个防火墙,显然不能堵住侥幸的心思。到最后,事隔经年,怕就怕检出问题就来一句“只怪当时年纪小”——要么过往不究、要么柔性惩戒,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成为一种恶示范。既然都是成年人,不管学生时期、抑或研究阶段,只要论文造假板上钉钉,就应该终身究责。

  溯及过往、一票否决,学术论文“终身责任制”当成为捍卫学术风习的“守门员”。(邓海建)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