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项目以讹传讹,脸皮何其厚?

2019年06月12日 10:24:12 来源:四川新闻网
邓海建 编辑:邱令璐

  近日,一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别委托项目”的学术专著受到热议,一位业余研究者指出该著作是“一部烂书,质量粗劣不堪”,并且挑出了密密麻麻的错误。课题负责人回应称,他们引用的文献原本存在错误,且引用这些资料得到评审专家认可,因此不是课题组的错。这种辩解受到多位专家批评。(6月11日扬子晚报)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结果活活整出“一部烂书”——这是谁也无法接受、却是谁也狡辩不了的事实。

  2019年5月3日,业余研究者石身志在新浪微博发文,直言不讳地指出:“仅一通三百多字的民国石刻,杜海军团队的辑校内容错误就多达五六十字。哪怕请一个细心一点的中学生抄录整理这类民国石刻,也绝不会犯如此多的低级错误。”遗憾的是,面对有理有据的指摘,相关高校不仅背书其为“少量错误”,当事人团队更辩称“原因是课题组所依据的先前出版的书籍就是这样”。洋洋数千字的回应,被专家评价为——“这是最坏的回应批评的标本,中心思想几乎就是承认本书是大规模抄作业,抄错了是因为被抄的做错了,问题是这笔经费给你是为了让你抄作业吗?”

  好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网站6月11日上午发布了《关于撤销“西南边疆历史与现状综合研究项目”子课题“广西石刻总集整理”的通报》。“认定该成果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出版后在学术界产生负面影响,损害了国家社科基金声誉。”至此,是非曲直尘埃落定。但接踵而至的问题仍是叫人如鲠在喉。第一:严肃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出现如此海量的低级错误,为什么业余研究者都能发现的问题,却在立项审核结项审查等环节一路绿灯过去?第二,出了问题固然是要撤销项目并追讨资金的,但此事就点到这里为止而无须追究相关人员的学术责任了吗?更深一层说,如此行径、此般做派,算不算骗取公共财政的疑似犯罪行为?

  要不是业余研究者石身志的这一嗓子,《广西石刻总集辑校》这件皇帝的新衣只怕一路盆满钵满且风光无限下去。这样的学术项目,不仅是泡沫、是水分,更是罪恶、是耻辱。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当真需要这种错漏百出又乏人问津的项目?这其实是两个问题:如果没人看,研究了有何用?如果看了都不知所云,出版了岂非浪费纸墨?形而上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不是骗子靠“复制黏贴”发家致富的捷径——错得离谱的《广西石刻总集辑校》,怕是一声系统性的警钟,相关部门千万莫要做哑装聋。

  国家社科基金里的南郭先生,丢的是社会的颜面和学术的品格。还有两个问题不能一笑了之:比如当年多位“学者”曾一窝蜂地盛赞这本东窗事发的《辑校》“具有普遍价值”,溢美之词肉麻到家。那么,这种不负责任的学术吹捧和批评之风,要退稿费吗?又比如面对这本烂书,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百般辩解,高校在学风学格上表现出如此的“钝感”,最起码欠奉公众一个触及灵魂的致歉吧。

  基金项目不是唐僧肉,学术研究不是捣糨糊。教育主管部门和行政监管部门的“零容忍”姿态,是时候出来秀肌肉了!(邓海建)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