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化规则推动社区议事厅行近致远

2020年01月15日 15:47:43 来源:四川新闻网
作者 堂吉伟德 编辑:蔡晓慧

  13日上午,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举办记者会,来自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界的闫满成委员、来自九三学社界的郑实委员、来自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的董明慧委员和来自社会科学界的刘凝委员一一回答记者提问,为推进首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言献策。董明慧委员则认为,关键是要发挥好居民自治的作用,推动共建共治共享。她力推社区议事厅这一平台,并对如何发展好、利用好社区议事厅这一平台,提出了一系列接地气的做法。(1月14日《北京青年报》)

  社区议事厅在很多地方也称为居民议事厅,其场景是居民和基层干部们坐在一起就事论事、集思广益和民主决策,简单而言则是“大家的事情商量着办”。在社区治理过程中,由于利益主体和诉求多元,往往很难形成一致性意见,很多民生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或解决不到位,久而久之就会变成社区治理中的“难点、堵点、痛点”

  社区主要以“自我管理”的自治为主 ,这也是社区治理的一个鲜明的特点。自治离不开所有人作用的发挥,“人人参与”就要求搭建一个集思广益、全面沟通和议事决策的平台,让个体意见表达有沟通的渠道和途径,能最大程度地收集民意和民情,集中所有人的力量和智慧解决问题,以此形成利益的集约化和最大化,使各种管理服务措施在利益一致化的基础上,得到最有效的施行。

  因个体利益多元化的语境下,未能通过利益让渡与妥协形成最大公约数,现在很多社区尤其是小区内部事务陷入治理困境,比如小区内部的车辆停放,绿化面积的功能改善,附属设施的增添,以及地下管网的破损维修和房顶漏水等维护,利益得不到协调和问题得不到解决,邻里关系就会变得恶化。比如某小区的车辆停放,采取“业主优先”的原则,但很多老年业主自身没有购置小车,而居住在他处的子孙们有开车回来看望的需求,通过议事厅召集不同群体的代表,共同商议提出办理“常回家看看”车证的方案,就妥善解决了停车难的问题。

  居民议事、楼院议事、小区协商、业主协商、互助帮扶……早在2013年的左右,北京市的一些街道开始实施“居民议事厅”模式,并在实践中不断的推广和普及,时下已实现了所有街区的全覆盖。“社区议事厅”与“接诉即办”、“街乡吹哨、部门报到” 是北京深化基层治理的积极探索与有效创举,为实施共建共治共享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社区议事厅”全新的社区治理方法,达到了“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的效果。比如朝阳区委社工委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朝阳区在“接诉即办”基础上,探索形成未诉先办“查、应、解、判”四步工作法,近2000个居民议事厅办理近万件实事。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强调,“健全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在城乡社区治理、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中广泛实行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社区议事厅作为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有效形式,在具体实践中还存在诸多亟待优化和完善之处,比如如何组织、如何主持、如何表达等细节,效果如何评估等操作流程,都应当建立一套完整的规范程序,并以制度的形式明确下来,既能畅通利益表达诉求渠道,又能增强议事的公开、公平和公正性,避免随性化所带来的形式化倾向,提高基层治理的能力和水平。

  无论是提高议事的操作性、可行性,还是实践性、实效性,都要进一步细化社区议事厅的规则,以规则的科学合理化促进议事功能的发挥,最终成为成熟的制度与机制。正如代表建议所言,应将现有成熟而可行的自选动作,通过规则的方式固化为规定动作,同时还可以邀请专家或者其他专业人士,提供专业的咨询,针对年轻人群体还可以丰富协商的方式,发挥网络平台的快捷与便利功能,让议事的形式更丰富,手段更灵活,渠道更多元。有了规则为底,则社区议事厅这一平台功能才能行近致远。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